在澳洲買房前必須放棄香港居住模式思維

香港人自小被教育,流行文化影響,接受了地少人多的限制,習慣蝸居於細小的面積,對起居生活的要求變得卑微。相對上西方國家的居住空間較大,形成強列的反差。

澳洲公立學校校區房

墨爾本近二十年人口經歷了爆炸性的增長,以全澳洲最高速度前進。這個情況在澳洲其他主要城市也出現。另外新移民人口又比自然出生的多,淨流入的人往往湧向有更佳基建,設施和學校的地區。因為僧多粥少,公立學校之間便有校區形成。

剛移民到步先租屋安定下來

移民到步後先租屋住提供犯錯的機會和復原力,省卻來自一擲千金買屋的壓力。澳洲大城市空置率不太低,住權是不缺的,但追求擁有權便要付出代價。

萬般帶不走,移民外國帶甚麼?

由香港幾百尺蝸居搬去澳洲兩房公寓,家中所有物品大致全部保存,包括了重要的,喜歡的,有記念的。另外當然送了一大堆任性購物往垃圾站。

處理對高稅率的恐懼和掙扎

很多考慮移民澳洲人士,都會被其高稅率嚇怕卻步。但是高稅率真的是會食人的猛獸嗎?客觀事實是澳洲大部份人生活也不錯,另外根據官方數字,中小企業聘用澳洲總勞動人口七成,做小生意明顯有很多生存空間。

留學,移民,與獲得理想生活之間的因果關係

華人父母喜歡為兒女尋找他們應走的康莊大道。澳洲人把領往成功之路叫做beaten path,beat意思是打擊,教育著重體驗,學習迎難而上。很多華人看不見澳洲教育的神粹,反而以消費者角度要求學校提供他們想要的。學校勉強迎合,也變質成三不像。

留學好嗎?先留學,後移民好嗎?

在殖民地時期,某些職位的員工無論表現多出色,會因爲欠缺一紙證書而失去再進昇的機會。所以專上教育學位常被視為一張人生必須有的飯券,很多父母對此看法有著毫無妥協餘地的固執。

二等公民

大約從八十年代開始,無論係流行歌曲文化,或是一般茶餘飯後討論,人們常認為香港人移民海外,便會成為別國的二等公民,覺得移民的人是自甘墮落。奇怪是踏入2020年,香港人中已有大量從外國回流人士,理應清楚現實,但竟然還有人保留二等公民慨念。

移民系列之三:憑你徹底的勇氣

移民方法有很多,除了婚姻,親人團聚,合法地移民澳洲不外乎技術移民,投資移民,同用錢去買身份。共同點是需要有排除萬難的精神去適應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