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New Normal

歌仔都有得唱,「變幻才是永恆」,但我們像是忘記了,總是希望回到從前。例如防疫上政府不斷印銀紙、市民願意接受各樣的苛刻防疫措施,就是希望回到昨日的所謂normal。2022年我要接受一切回不了從前,世界太亂,每天也有new normal,來勢更急反差更大 。今年的期望和部署是:

一場奇妙的飯局

6條麻甩佬,南轅北轍的背景,雖有緣認識,但多年沒有一聚。我承諾吹雞,只掃手機幾下,眾人皆秒回。擇日不如撞日,於是週末出來一起喝杯啤酒,打個邊爐。我們6人皆是來了最少30年的「老移民」。我們的相識相遇是在不同時期,以不同組合曾經在同一學校出現,時空因而交錯。

晨早起床清新開朗!

自從告別夜夜笙歌的青春歲月,我很喜歡早起。即使當天沒有工作,清晨的寧靜能洗滌心靈,加上黑咖啡一杯,煩/凡事也能想通。人類的生活節奏是朝9晚5,簡簡單單只是比別人提早幾小時開始,有了全盤計劃,以攻代守。贏在起跑線其實可以很容易。

認識澳洲傳統房屋風格

作為澳洲房屋業主或投資者,盡管你不喜歡、看不明,但心須最少能夠識別出本地傳統的設計風格。最好還知道該設計背後的故事,人們喜歡它的原因。這樣你起碼不會向市場喜好的相反方向走。

《梅豔芳》、澳燦、舊香港人。

近幾年香港人很容易眼淺,電影《梅豔芳》在這種氣氛之下推出,大家更對號入座。戲中穿插不少香港處於最輝煌時期五光十色的景致,令大家發覺原來已失去的,不只是「香港女兒」梅小姐本人。

飢餓的人求向上流、溫飽的人希望心靈滿足

今天在香港,以至大陸,很多人埋怨年輕人不上進,只懂消費上一代人努力所派的紅利。 由嬰兒潮開始,華人從貧窮中向上打拼,靠著的是推動力「鬼叫你窮呀頂硬上」。但當大家得到了溫飽之後,可怎樣求進?

有種信仰叫澳洲

《安心出行》手機程式在香港鬧得熱烘烘,出街用饍是否安心可圈可點,但某部份人心靈上一定不安、不服氣。相反地,接近的程式系統在墨爾本非常普及,疫苗接種亦超過9成,人們真的只是害怕那5千元罰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