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對高稅率的恐懼和掙扎

農夫利用牧羊犬控制牛群,讓牛群自動自覺走上卡車,被送往屠場屠宰。其實幾十頭公牛比農夫及牧羊犬強壯不只千倍,隨時可以亂蹄把他們碾成肉醬。但是恐懼加上羊群效應,牛群便自動就範。所以筆者對所謂明路一條往往存在戒心,當看見大夥兒一同衝往逃生門,訓練有素的直覺會驅使我先回頭望一望相反方向。

低稅率無錯是一個吸引的條件,但無可能是一般就業人士及生意人的唯一生存倚賴。香港先天環境資源不足,所以一開始用低稅率吸引外資進駐。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外資得到回報,不少也重新投資於香港。

很多考慮移民澳洲人士,都會被其高稅率嚇怕卻步。但是高稅率真的是會食人的猛獸嗎?客觀事實是澳洲大部份人生活也不錯,另外根據官方數字,中小企業聘用澳洲總勞動人口七成,做小生意明顯有很多生存空間。

一般打工仔的生活保障

澳洲2019至2020年個人薪俸稅的免稅額是澳元$18,200,稅率由19-45%根據收入增加。香港的薪俸稅是由4%根據收入增加,最高只是17%。為什麼澳洲打工仔願意不只拿福利,還外出打工?高稅率有減低一般人向上爬的意欲嗎?

答案沒有絕對。躆說於美國內華達州,尤其是在拉斯維加斯的合法性工作者,不少寧願把高達一半報酬交給有規模妓院經營者及政府稅收,也不願自雇或非法經營。當中不乏最高薪的一群。因為經營者給予性工作者人身保護,身體檢查,甚至市場推廣。性工作者經過計算,發覺除笨有精,有的年薪還高達六十萬美元,所以其決定不可能是為世所迫。

澳洲政府對尤其家庭提供充足保障,為孕育下一代製造良好的土壤。醫療,教育,生活環境品質有目共睹。例如在公立學校課室裡,經常有聘用額外教育助理,輔助照顧有學習障礙的兒童,令到不同程度兒童可以在同一條起跑線上出發,即所謂level playing field。不少澳洲人相信不幸能隨時隨地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害怕他朝君體也相同,所以主流共識是要求政府為大家提供保護保障,反正相對人口,天然資源多的是。

個人資產的自主控制

高稅率其中一個弊病是減少個人對其資產的自主控制。人們可以調配給個人享受及投資的資金少了。這個是不爭的事實,簡單加減算術。但香港居民應該就以下兩點重新審視你的實際自主權。

一)非用作維持生命的經常性開支

即是你就算不吃不喝,每天太陽升起來就會從你的銀行戶口被提走的資金。例如:

  • 保險,退休基金供款。
  • 子女學費,因爲選擇較能與外國學府接軌的教育方式。
  • 屋苑管理費,為保持保養優質日常生活環境,設施。
  • 交通費,為抵達你能工作賺錢的地方。
  • 托兒費,聘請家居助理費用,讓你可安心外出工作或消遣。
  • 能源支出。

以上只是一些例子。筆者建議先將近六個月開支列出,分類,計算你的經常性支出。你會發覺,有很多支出可以省下或有下調空間。但尤其是中產,這些支出可能已演變成習慣,甚至是必須的結構性開支。正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例如你每逢週末開私家車接載行動不便的長輩外出聚會,要省下這筆私家車停泊及保養支出,非常困難。之後你可能發現,因為生活配套,政府支援相對不足,社會極度資本主義化,很多開支已是身不由己,不能自主的,把這筆經常性開支視為一種生存稅,並不為過。

二)對公共開支的話語權

對上一次澳洲維州州政府選舉,選民的選票實現了政黨輪替。新上任政黨的其中一個重要政綱便是要把一個已開展的主要基建工程拉倒。原本這是一個貫通墨爾本東西兩區的地下行車隧道,但選民較多支持另一條貫通南北兩區的地下鐵路。筆者須然不同意,但尊重投票結果。

澳洲政府大部分開支都用作福利,醫療,教育,公共設施,其總和是國防開支約十一倍,可說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高稅率窒礙個人累積財富,及減少企業盈利

例如全球性時裝品牌,北歐大型傢私店,美國科技消費品,其貨品全世界定價也相當接近,所以如果貨品推出市場時間一樣,水貨市場不大。但同一件貨品同一個價錢,其所賺利潤在澳洲便要付較高的稅。

如果是二揀一,當然不會選擇澳洲,或保留實力進攻利潤較高市場。但客觀事實是,這些跨國品牌大部分也在澳洲投資做生意。成功的商人是追逐營利的,不會單單被高稅率嚇跑。稅率低或利潤高的地方,也會自然吸引更多競爭。筆者曾經目睹全球性的科技公司香港分支,也曾經受到高薪金,高巿場競爭度影響利潤。

另外澳洲的稅制也相對複雜,這也代表有很多渠道去抵消應課稅的利潤。有經驗的經營者會尋求稅務顧問協助,跟隨稅制作出適當部署。相對香港,這個非生意主軸的營運需要,能更實際地加強競爭力,有時較提高貨品服務質素產能更容易提升競爭力。

但抵消應課稅利潤的前設是支出。對於一間堅持不停增長的企業,這是很自然的,澳洲政府暗地裡也樂見其成,始終企業把利潤重投入民間,聘請人手,購買資產及生產設備。

筆者主觀覺得,如果我可以連年順利增長,財富及生意規模達到一個點,所謂上岸,而終於因為累積收入交更多稅款,視之為一個幸福的問題 happy problem。交更多的稅是我的人生目標!

西方企管人及政客常相信,process and rules drive behaviour ,以既定程序及相關條例影響及控制人類行為。澳洲的高稅率並不一定代表政府效率低,其實只是輔助一系列國策,希望人們多組織家庭,孕育下一代,做生意的繼續投資發展社會。相反低稅率或助長市民累積和藏起財富,不利財富轉移流動。當然政府的執行能力也是關鍵。但如果一位香港人單單因低稅率而勉強留下,便不太理性了。

後記:聽説香港人在澳洲經營餐廳,只收取現金避免為累積的利潤交稅,還把現金一袋袋藏在天花板之上。很多亞洲人愛賭,相傳政府開賭場就是把藏起的財富拿回來,正所謂冤枉嚟,瘟疫去。疫情令到賭場關閉,相信不少人省下不少。

相關閲讀:

如果你喜歡呢嗰網誌,請你幫手subscribe,亦可add我Facebook,下面有連結。謝謝!

Published by Lok

Middle-aged entrepreneur who is always looking for inspirations to create. 中年有機, 好戲在後頭! 小弟一把年齡,驚覺中年先有機,生活無可避免改變,現在誠實面對 。每日繼續打拼,尋找靈感,堅持去創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