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零貳貳年展望

成日覺得好奇怪,點解有人會因為利息低去買樓。我自己做決定很簡單,只基於會升值的期望,及今天的收租能力。「我個女以後會食少啲飯,你娶佢啦!」如果街上一名陌生人把女兒推向你並這樣說,你會接受嗎?

淡定有錢剩

元旦前兩天,豆大雨點像從機關槍發射橫掃着擋風玻璃,漆黑的公路邊更積水處處,隨時可以讓車子打轉滑進路邊深淵。吹襲昆士蘭州北部熱帶氣旋的環流影響力遠至新州邊界,在這個漆黑的晚上,旅行踏入第三週,我們一家在路上,唯一的選擇便是勉強闖關!

永恆的New Normal

歌仔都有得唱,「變幻才是永恆」,但我們像是忘記了,總是希望回到從前。例如防疫上政府不斷印銀紙、市民願意接受各樣的苛刻防疫措施,就是希望回到昨日的所謂normal。2022年我要接受一切回不了從前,世界太亂,每天也有new normal,來勢更急反差更大 。今年的期望和部署是:

一場奇妙的飯局

6條麻甩佬,南轅北轍的背景,雖有緣認識,但多年沒有一聚。我承諾吹雞,只掃手機幾下,眾人皆秒回。擇日不如撞日,於是週末出來一起喝杯啤酒,打個邊爐。我們6人皆是來了最少30年的「老移民」。我們的相識相遇是在不同時期,以不同組合曾經在同一學校出現,時空因而交錯。

晨早起床清新開朗!

自從告別夜夜笙歌的青春歲月,我很喜歡早起。即使當天沒有工作,清晨的寧靜能洗滌心靈,加上黑咖啡一杯,煩/凡事也能想通。人類的生活節奏是朝9晚5,簡簡單單只是比別人提早幾小時開始,有了全盤計劃,以攻代守。贏在起跑線其實可以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