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都曾被稱作 Hongkies

八九十年代從香港移民澳洲的,對 Hongkies 這個稱呼應該不會陌生。Hongkie (plural Hongkies)是俚語,帶有一點貶意,在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人之間尤其常用來稱呼香港人。

移民的身分認同

移民外國之後,在新的國家開展新的一頁,便從新考慮身份認同這個問題。以下是我自己的想法,未必適合你,當然你亦未必同意。我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重新思考這個問題,自從大學畢業後結論都大致相同。

敵人的敵人是朋友嗎?

這是純為邏輯思考,推理討論的文章。筆者沒有結論要證明,讀者有興趣請細閲並加入留言一起研究。這題目本身和美國總統大選無直接關係,但近日其網上熱烈討論的確惹起我對此思考。所以特意於投票日後才討論。

再次聲明:本討論只集中邏輯思考,並不是辯論某候選人贏到就怎麼怎麼。

從為木台上油,了解澳洲生活的時序

人類曾幾何時,生活各方面都跟隨著大自然一年的時序,春天播種,秋天收割。不知何解,尤其在如香港這種大城市生活,這種時序規律變得模糊不清。

疫情大半年回顧:艱難的時候唯有靠信念

從疫情復元過來的希望來自信念,相信我們自己原有的能幹精明本事。墨爾本在廿年間快速發展,人口倍增至五百萬,並不是一盞省油的燈。 每個人手中也有無窮力量讓奇蹟發生。抗疫是你我和他的。我亦不相信不倚賴疫苗的生產,大家自律自強自求多福吧。春暖花開,維州再起步。

總結Council選舉候選人訪問

墨爾本區議會選舉截止了,希望大家都有投票。塵埃落定,是適當時候寫個人感受體會。這系列是來自忽發奇想,因為手握選票但對候選人毫無頭緒,所以發出電郵問卷,甚至約見做訪問。過程中讓筆者接觸到思考上的新角度,及社會中不同聲音,獲益良多,所以在此分享。土生土長澳洲人究竟怎麼看香港移民,社會運動,澳中關係,社會福利稅制,社區服務等。

Jackie Watts 訪問,墨爾本市councillor候選人

與其說是訪問,其實是與一位智慧老人對談,交流,學習。筆者不是記者做採訪,又不是在做政治評論報導。咖啡店外,錄蔭樹下,這是一場沒有硬目標的談天說地。整個交流中筆者最喜歡的答案是「不知道」,Jackie對於某些議題直認未有解決方案,筆者覺得反而領會了更多。

Gary Morgan訪問,墨爾本市長候選人

Gary非常富有,擁有家傳企業包括澳洲最大最悠久的市場及民調機構 Roy Morgan Research,及金礦等。作為無名小卒,疫情間筆者冒味邀請,但Gary親切地邀請到他簡樸的家做訪問。離開時剛巧太太買餸回來,親自拿著大袋小袋,Gary禮貌地送筆者離開,然後再幫太太拿入屋。從華人眼中,出奇地貼地。

訪問香港人Raymond Lai,Manningham Council Waldau Ward 候選人

Raymond Lai,香港人,從事IT,九十年代因工作關係移民墨爾本,便以此為家,一直居住在Manningham。這次是他第二次參選。上屆於次輪投票中落敗。今次Waldau Ward 六選一,對手包括現任councillor Anna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