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堆砌快樂

某世界快樂指數排名最新公報,我住過嘅三個地方,澳洲排11,美國19,香港75(中國82)。其背後計算方式無謂深究,不過的確能令人聯想到一個地方嘅美好同黑暗面。排名相對低嘅地方,人們都較愛拚財富,無論係富國定係窮國。

維園阿伯解讀選舉結果,中國關係、地產經濟預期不受影響。

澳洲大選結束,以下是我的個人解讀。新總理是Anthony Albanese,讀/ˌælbəˈniːzi/ AL-bə-NEEZ-ee ,四個音節,直至大選前幾日,電視台報導員仍然會讀三音節版AL-bə-neez ,我英文發音九流,照跟照錯。

Anzac Dawn Service

Anzac Day,記念為我哋自由而犧牲嘅士兵。剛過去的Anzac Day,我參加了喺Sorrento 沙灘旁舉行嘅紀念集會,第一次不參加自己本區街坊所舉辦的活動。踏正早上6點,號角吹起,紀念儀式開始,短短15分鐘,Lest We Forget。

晨早起床清新開朗!

自從告別夜夜笙歌的青春歲月,我很喜歡早起。即使當天沒有工作,清晨的寧靜能洗滌心靈,加上黑咖啡一杯,煩/凡事也能想通。人類的生活節奏是朝9晚5,簡簡單單只是比別人提早幾小時開始,有了全盤計劃,以攻代守。贏在起跑線其實可以很容易。

飢餓的人求向上流、溫飽的人希望心靈滿足

今天在香港,以至大陸,很多人埋怨年輕人不上進,只懂消費上一代人努力所派的紅利。 由嬰兒潮開始,華人從貧窮中向上打拼,靠著的是推動力「鬼叫你窮呀頂硬上」。但當大家得到了溫飽之後,可怎樣求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