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zac Dawn Service

Anzac Day,記念為我哋自由而犧牲嘅士兵。剛過去的Anzac Day,我參加了喺Sorrento 沙灘旁舉行嘅紀念集會,第一次不參加自己本區街坊所舉辦的活動。踏正早上6點,號角吹起,紀念儀式開始,短短15分鐘,Lest We Forget。

晨早起床清新開朗!

自從告別夜夜笙歌的青春歲月,我很喜歡早起。即使當天沒有工作,清晨的寧靜能洗滌心靈,加上黑咖啡一杯,煩/凡事也能想通。人類的生活節奏是朝9晚5,簡簡單單只是比別人提早幾小時開始,有了全盤計劃,以攻代守。贏在起跑線其實可以很容易。

飢餓的人求向上流、溫飽的人希望心靈滿足

今天在香港,以至大陸,很多人埋怨年輕人不上進,只懂消費上一代人努力所派的紅利。 由嬰兒潮開始,華人從貧窮中向上打拼,靠著的是推動力「鬼叫你窮呀頂硬上」。但當大家得到了溫飽之後,可怎樣求進?

有種信仰叫澳洲

《安心出行》手機程式在香港鬧得熱烘烘,出街用饍是否安心可圈可點,但某部份人心靈上一定不安、不服氣。相反地,接近的程式系統在墨爾本非常普及,疫苗接種亦超過9成,人們真的只是害怕那5千元罰款嗎?

反疫苗份子 Anti-Vaxxer

於醫院工作的相熟醫生朋友呼籲,大家要小心身體,因為今天墨爾本醫院己預留大量人手病房去處理肺炎病人。如果今天入院的,所得到服務支援可能會大打折扣、另外深切治療部內96%的病人也未打齊兩針。這篇不是控訴反疫苗份子的文章,我覺得這問題不是單純對錯的矛盾,非常值得大家花一點時間去了解。

猶太人的精明

猶太人的政經影響力源遠流長,例如Rothschild 家族便曾富可敵國。除了巴菲特和李超人之外,猶太有錢人在市場上的舉動也常被討論參考,但我們往往只看到他們的財富和料事如神的精明幹練。所以我嘗試了解他們的優越,究竟是因果巧合還是近乎民族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