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曠野三十年

筆者沒有宗教信仰,但曾經上教會學校及主日學。聽過《舊約聖經》中《出埃及記》的事蹟,以色列人在曠野四十年,才可進入神應許之地。

利物浦球迷經過三十年等待,終於看見球隊重奪英格蘭頂級聯賽冠軍。從造成96人死亡的八九年希爾斯堡足球場踩踏慘劇(Hillsborough disaster),到一零年利物浦差點破產,兩次衝冠臨門一腳失敗,利物浦球會,球員,和球迷都經過很多痛苦災難。

我是利物浦擁躉二十五年了,因為喜歡麥馬拿文而開始支持利物浦,2004年曾經到晏菲路球場朝聖。雖然利物浦多年來不能奪得聯賽冠軍,但球員質素其實都不錯,三十年之間贏得大小杯賽,包括歐聯冠軍。

但今次封王反而感覺很平靜,可能是因為由今年三月勝利在望,到現在經歷三個月的聯賽停擺。而且球迷們也習慣失望,就算教練也有對中止聯賽的心理準備。我沒有預期中的激動,但是有釋懷的感覺。

這種釋懷感覺由2016年英國法庭對希爾斯堡慘劇判決96名球迷是不合法被殺開始,死者終於可以沈冤得雪。根據死難者家屬代表公開回應判決,指出多年來大部份人們都反對利物浦上訴,包括媒體。七八十年代班霸開始隕落,球迷被傳媒說成流氓,甚至冤枉於希爾斯堡慘劇中向死傷者撒尿。

隨希爾斯堡慘劇外,利物浦球迷,以至奪得歐聯冠軍的教練賓尼迪斯 (Rafa Beneitez),都有很多陰謀論,相信聯賽和某球隊是有組織,有計劃地針對利物浦,另到球隊不能公平競爭。其中有不少事實,或部份事實,被指控的當然不承認,除非進行獨立調查,否則只是一場無休止的爭論。

唯一肯定的是,利物浦球迷和部份球員因此心裏面都有很多仇恨。仇恨亦是場內場外的推動力之一,筆者也不例外。球隊之間有死對頭好平常,也可以是健康競爭。例如利物浦同市宿敵愛華頓,大家比賽時咬牙切齒,但希爾斯堡慘劇後,不分紅藍,一同哀悼,一同支持向法庭想上訴平反。

人可以借力內心的怨憤去衝上高峰,但為達成目標又經常會只差一線。這是我看神奇隊長謝拉特(Steven Gerrard),賓尼迪斯,與現在教練高普(Jürgen Klopp)的分別。高普自己也經歷很多痛苦的失敗,多次只差一線就成為冠軍。但我看得出他的驅動力來自不斷精益求精的執著。由上任至奪冠,沒有傲慢,只有激情。他從不說要打敗任何人或其他球隊,奪冠訪問中也沒有什麼特別宣言,只有眼淚。

如果人們追求成功只為手刃仇人,便會容易迷失,難以進入應許之地。

香港利物浦球迷,香港人,共勉之。

如果你喜歡呢嗰網誌,請你幫手subscribe,亦可add我Facebook,下面有連結。謝謝!

Featured picture source: Metro.co.uk

Published by Lok

Middle-aged entrepreneur who is always looking for inspirations to create. 中年有機, 好戲在後頭! 小弟一把年齡,驚覺中年先有機,生活無可避免改變,現在誠實面對 。每日繼續打拼,尋找靈感,堅持去創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