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疫苗份子 Anti-Vaxxer

於醫院工作的相熟醫生朋友呼籲,大家要小心身體,因為今天墨爾本醫院己預留大量人手病房去處理肺炎病人。如果今天入院的,所得到服務支援可能會大打折扣、另外深切治療部內96%的病人也未打齊兩針。這篇不是控訴反疫苗份子的文章,我覺得這問題不是單純對錯的矛盾,非常值得大家花一點時間去了解。

討論的前提是大爆發已經發生,今天只講解決方案,暫時不糾纏於責任問題。另外仍然堅持病毒是假的,被誇張了或其他形形色色的陰謀論主義者,這篇文章與你無關。

我一向很有興趣思考人們對疫苗的考慮,從四月開始已經寫了幾次。縱使因為建議打疫苗被人批評,我仍然從留言中了解更多。今天澳洲已有近9成以上人仕接種最少一劑疫苗,打了的絕非百分百情願、但除了身體問題之外,今天仍然堅持不打的可歸類為反疫苗份子,他們大致可分為:

  1. 自由派,誇越各階層、學歷財力的。覺得人身自由乃此社會的基石,沒有任何妥協餘地,堅持不打就是其抗議態度。這未必與自私與否有關,他們之中也有公益事務參與者。
  2. 反社會人士。抗疫有如打仗,打針受到副作用影響等如參軍上戰場的犧牲。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不照顧他們,不能分享到成功的果實,所以他們亦不願意犧牲自己。
  3. 自身利益先行。留意這未必等於自私,他們會帶口罩,寧願少接工作少外出、期待特效藥出現,也不打疫苗(特效藥不會有副作用嗎?)。他們害怕副作用,對醫生解釋半信半疑,因其人生經歷所以選擇相信一切坊間的負面消息,最緊要安全,不做便不錯。

我覺得以上反疫苗思想和社會上其他深層矛盾有接近之處,尤其第2類人仕,以敵我矛盾思維是不能解決這些問題。以抗疫為例,即使9成人已經上了同一條船,排斥分裂做法只會為社會埋下炸彈。以我自己為例,裝修師傅不打疫苗,我為他們設定了指定工作環境,生意及之後清理工作也要特別配合。

今天社會可以接受性少眾、不同信仰可以百花齊放,為什麼不可以花資源擁抱反疫苗人士。這不是大愛與否、路線膠不膠的問題。這些矛盾永遠都存在,大家不能完全殲滅對方,與其對抗、不如合作利用。

疫情總會過去,但社會不要製造和留下分裂疤痕。和病毒要負責任地去共存,和反疫苗人仕都一樣。

後記:

我寫網誌從來當寫日記。除了為兒女留下我的思想記錄,寫下可幫助想通問題,我已把這習慣視為自我進修。放上網是因為期待你們留言回覆,越討論越明白。但是這個期望不是太成功,因為亦有不少hater惡意攻擊,有違我保持心境平靜的原則。所以我最近已不再在大谷中repost,少一個like,多一個view我不在乎。我追求的不是信徒,而是有質素的另類睇法,建設性討論。

另外最近公私也忙,稿量稿速也少了。我沒有停止思考,但倉猝草草寫的寧願不做。見諒。

主題圖片:鐵絲網後的信箱,你收到嗎?

Published by Lok

Middle-aged entrepreneur who is always looking for inspirations to create. 中年有機, 好戲在後頭! 小弟一把年齡,驚覺中年先有機,生活無可避免改變,現在誠實面對 。每日繼續打拼,尋找靈感,堅持去創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