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也能過外國的生活方式嗎?

建制派提議把中國國籍法引入,香港人希望搞移民買個保險,這種騎牆心態日後可能難以達成。我嘗試推論如果我和家人留在香港,如何盡量魚與熊掌兼得,有什麼考慮,困難、究竟有沒有可能。

不移民留港也能解決問題嗎?

葉劉淑儀提出,香港應該不容許雙重國籍,若然成為別國公民,便不能保留香港居留權。
雖然未有細節,亦只是一個提議,但是明顯地針對未移民的人。香港人希望搞移民買個保險,這種騎牆心態日後可能難以達成。

貳零貳壹年展望(四):投資在健康及家庭

今天世界陷於亂局,大洗牌即將發生,相信沒有人反對。而且加上疫情,人又到中年,不是孤注一擲做大項目的理想時間,亦不需要。人和資產也在澳洲,錢無腳,不會無故被“共”了。所以不如還原基本步,攪好一切的根基,即建康和家庭。

貳零貳壹年展望(三):中美之爭誰勝誰負不要跟車太貼

和同樣七十後的朋友談論中美之爭,唯一共識是,在我們有生之年,美國即使不斷被追近,一哥地位不會改變。

澳洲也有類似天王嫂訓練課程

據傳媒報道,在內地有所謂天王嫂訓練課程,培養女仕成為天王明星的太太,或富豪名媛,相信是集中在提升其打扮技巧,談吐禮儀等。接近情節在西方電影有《窈窕淑女》(My Fair Lady)。五十步笑百步,我們可能每天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相對香港,西方教育的胸襟

對於在求學時期或年輕的人,其天賦和反叛程度可以劃上等號。在世俗的眼光中,有時天賦是一種病態,常常幹著奇怪的事。一個社會,尤其是學校環境內對這些個人行為的容忍和胸襟,足以影響這些人的發展,甚至整個地方的文明進步。

好的標準是什麼,港孩的視野

我在中學時覺得所謂好的標準是別人先定下再灌輸的,通常是父母。攞一百分,考第一叫做好,在名校達到這些目標更好。即是在別人走過的路上,向著預設的終點直奔。於是我的求學生涯有如打機過關,被動地在別人設下的棋局內橫沖直撞。

轉入名校,會進步還是原地踏步?

到今天我還是不明白,為求分數的家長為什麼要孩子入精英學校?你是成績一百分才可入讀,在分數上學校已經沒有可以提升你的地方。就算今天流行說甚麼猛人網絡,開眼界,大學校視野等,其實多是自圓其說。

澳洲讀書的壓力,測驗99分也會苦惱

離開香港,沒了殺人王訓導主任,打瞌睡的化學老師,更沒有偏心優異生,針對你的班主任、和只為薪高糧準而埋沒理想的咸魚體育老師,理應一帆風順,再沒有壓力,快樂學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