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移民過程中的不確定性

初出茅蘆的人一無所有,移民可只靠勇氣和好奇。但對於生活及事業都已經紮根香港的年輕人,會有困惑並不出奇。建議先了解外國生活的細節,認識各方面的風險。

五年居留簽證值得一搏嗎?

從客觀事實分析,這政策是幾十年難得一見的機遇,換上對象是第三世界國家,相信會非常受歡迎。無論澳洲和英國政府的背後動機是甚麼,對於一般香港平民,這是一個一次性,無償的優待。

澳洲人一生中的買樓,換樓,賣樓

一個家庭因擁有自己的物業而感到幸福,每天回家時摸著口袋裡的門匙感覺到實在,吃在後園種植的水果覺得開心滿足,這正正是澳洲人多年來享往追求的澳洲夢。隨著人生不同階段的需要及經濟能力,配對上不同地區地段的各種房產品作自住用途,是一個很普遍的概念。

在澳洲買房前必須放棄香港居住模式思維

香港人自小被教育,流行文化影響,接受了地少人多的限制,習慣蝸居於細小的面積,對起居生活的要求變得卑微。相對上西方國家的居住空間較大,形成強列的反差。

澳洲公立學校校區房

墨爾本近二十年人口經歷了爆炸性的增長,以全澳洲最高速度前進。這個情況在澳洲其他主要城市也出現。另外新移民人口又比自然出生的多,淨流入的人往往湧向有更佳基建,設施和學校的地區。因為僧多粥少,公立學校之間便有校區形成。

剛移民到步先租屋安定下來

移民到步後先租屋住提供犯錯的機會和復原力,省卻來自一擲千金買屋的壓力。澳洲大城市空置率不太低,住權是不缺的,但追求擁有權便要付出代價。

萬般帶不走,移民外國帶甚麼?

由香港幾百尺蝸居搬去澳洲兩房公寓,家中所有物品大致全部保存,包括了重要的,喜歡的,有記念的。另外當然送了一大堆任性購物往垃圾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