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的一國兩制

既有兩制,第二制必定是和原本的南轅北轍,存在根本性差異。為免影響主流第一制,第二制約束只在特別範圍內執行。此「特區」會接受平時不接受的事情,行不同的規則。其衍生到存在完全為了騎牆搵食,左右逢源,因為別人有自己所沒有的。

別了!事頭婆

「事頭婆」英女王離開我們了。上一代香港人對於事頭婆普遍都印象良好。當我想起英女王,自然聯想起羅蘭姐姐所扮演的女王角色。既演繹出事頭婆的和藹可親,亦有同為黃臉孔的親切代入感。香港人心目中的領袖原型有劉華,發哥等,我都喜歡,但我覺得羅蘭姐姐版本最理想,最像「母親」。

國際高產能、高增值城市

無論香港人,新加坡人,墨爾本人,三藩市海灣區人,都為高樓價感到不安。今天銀行借貸被監管限制槓桿,雖有炒賣但成交價其實距離現實不遠。價高因為這些地方充滿工作機會,某些行業更能製造出特別高價值,如在真。海灣區,便能造出全球人人想要的價值、蘋果電腦,Tesla電車等,世界各地幾乎梗有一件產品喺左近。

金錢堆砌快樂

某世界快樂指數排名最新公報,我住過嘅三個地方,澳洲排11,美國19,香港75(中國82)。其背後計算方式無謂深究,不過的確能令人聯想到一個地方嘅美好同黑暗面。排名相對低嘅地方,人們都較愛拚財富,無論係富國定係窮國。

替劣作解讀的自問自答

不經不覺,著作《移民澳洲,墨爾本物業自住投資》出版已經有一年半時間。最近和編輯大人傾計,提起因爲疫情而沒有舉辦嘅書展。同讀者始終緣慳一面,未能親身解答問題。現在幻想書展裏拍晒烏蠅呆坐一角,自問自答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