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澳洲人有份欠下的血債

911改變了整個世界,包括我,及我對美國的認識。隨著美軍撤出阿富汗,手機畫面傳來幕幕人間慘劇,不少人責備美國不負責任,世界警察形象蕩然無存。

蝸居香港納米樓

這是我們蝸居香港灣仔舊唐樓的日子。和今天著名的藍屋座落同一條街,樓高五層,每層連樓梯只有300多尺,街坊八掛話業主於沙士後以百多萬整棟購入,十幾年前我們以月租4千居於二樓,一樓業主留作打牌會友。樓上幾層都是後生仔的小天地。雖然環境嘈雜,但勝在方便,街坊感情又滿瀉。

不羈放縱愛自由所需的任性空間

任性未必等如破壞,大部分時候只是非主流,不聽話。任性需要社會包容空間,這是創意的泉源、人類進步,能擺脫墨守成規的關鍵。

壹傳媒,香港文化沒落,墨爾本唐人街

墨爾本唐人街是香港文化由盛轉衰的縮影。其他國家唐人街曆史較源遠,例如三藩市唐人街便是由賣豬仔華僑開始的。但如果說墨爾本唐人街是在八十年代由香港文化帶起,雖不中也不會遠。

我不喜歡中國政權

我要和中國政權割蓆的原因,是他們對劉曉波妻子劉霞的對待。劉曉波的遭遇究竟是文字獄還是顛覆國家,留待歴史作公論。但死不累妻兒,中國那有法和理去剝奪犯人妻子的自由,我不喜歡這種野蠻政權。

再講打疫苗,在澳港人可做的

在墨爾本第四波爆發之前,其實打疫苗數字已經不段破紀錄,民意勢頭已轉。今天不幸再封城,想接種的人數再爆升。我並沒有心涼”說中了”的感覺,反而覺得有點寂寞。

你不理財,財不理你,澳洲處理稅務必要心態。

澳洲稅制繁複,高稅率牌面,但背後有著百科全書般厚的細節條文。這些條文不少是列出可豁免的原因或可抵消應課稅的支出。不知就裡照牌面稅率交稅,可能等於倒錢落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