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的一國兩制

既有兩制,第二制必定是和原本的南轅北轍,存在根本性差異。為免影響主流第一制,第二制約束只在特別範圍內執行。此「特區」會接受平時不接受的事情,行不同的規則。其衍生到存在完全為了騎牆搵食,左右逢源,因為別人有自己所沒有的。

安逸

安逸生活不等於趟平,可以忙碌非常。安逸最基本的原則,是不挑起爭端。守住此原則仍然可以不斷挑戰自己,可以繼續發掘新價值。簡單講,要証明自己唔駛搵個對手去打敗佢、要食飯唔駛搶別人嘅、要保護自己不需要先發制人,你所得未必要係別人所失。

國際高產能、高增值城市

無論香港人,新加坡人,墨爾本人,三藩市海灣區人,都為高樓價感到不安。今天銀行借貸被監管限制槓桿,雖有炒賣但成交價其實距離現實不遠。價高因為這些地方充滿工作機會,某些行業更能製造出特別高價值,如在真。海灣區,便能造出全球人人想要的價值、蘋果電腦,Tesla電車等,世界各地幾乎梗有一件產品喺左近。

金錢堆砌快樂

某世界快樂指數排名最新公報,我住過嘅三個地方,澳洲排11,美國19,香港75(中國82)。其背後計算方式無謂深究,不過的確能令人聯想到一個地方嘅美好同黑暗面。排名相對低嘅地方,人們都較愛拚財富,無論係富國定係窮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