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奇妙的飯局

6條麻甩佬,南轅北轍的背景,雖有緣認識,但多年沒有一聚。我承諾吹雞,只掃手機幾下,眾人皆秒回。擇日不如撞日,於是週末出來一起喝杯啤酒,打個邊爐。我們6人皆是來了最少30年的「老移民」。我們的相識相遇是在不同時期,以不同組合曾經在同一學校出現,時空因而交錯。

我及阿T最幸福,分別從香港及台灣隨家人,舒服地乘飛機來到澳洲,住大屋,坐私家車上學。另外4位,都是越南柬埔寨華人後代,為了逃避戰亂來到這裡。有趣地,我們全都會說點廣東話。

阿興,阿焚,阿V都是和家人投奔怒海,避過九死而一生的幸運兒。阿立家人則透過賄賂越共官員,可乘飛機安全到澳洲,但被羈留了幾年、和今天的廿幾日疫情隔離蚊同牛比。他們四人都在墨爾本的公共屋邨大廈成長,圍繞著他們的全是其他難民。雖然街坊鄰居們都曾經經歴戰亂、木筏怒海漂流、越南、泰國海盜多次上船,姦、殺、和搶,但都不是清一色的向上爬故事。而且以前資訊不及今天發達,一個十來歲難民小子如何為自己尋找榜樣?什麼為之是好?當修車學徒,學一技之長是嗎?努力幹粗活,儲錢開雜貨鋪做生意是嗎?

冥冥中他們都自顧自找到一線曙光跟著走。而我是跟著父母的指示走。

當晚圍著邊爐滾呀滾的,已經是成功生意人、專業投資者、企管高層、投行經理等(小弟則一事無成,兩袖清風),過著舒適的生活。大家都成了家,有小孩上著好學校。

「我們的小孩很幸福,從來沒捱過肚餓。」

阿焚刷著羊肉,肉酥味、味精湯底氣味四溢。「我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口咖央的味道。」當年在大海上餓了幾天,被救起後在難民營,吃著救援物資,當然包括便宜又高熱量的咖央。大量製造的當然味道不佳,被富國拋棄的貨色。「每次再聞到都想作嘔。」我想是回憶滲進了味道。

他們在火車站打交的年代,我在啟德機場和朋友交換記念冊。我自豪地穿著第一代一剔牌氣墊跑鞋的時候,沒錢買波鞋的阿興,卻在學校赤腳跑得到全場冠軍。

我們由最大的反差開始,今天卻在一起打邊爐。世界真的很奇妙,不是說誰比誰更優秀更食力,只是原來世上每個人都有無窮力量,去創造小奇蹟。

誰可再有藉口?

不過大家都同意,今天新一代不能再以飢餓做動力。他們都要找屬於自己的一線𥌓光。

主題圖片:世界原來很奇妙。攝於Sunshine 。

後記:越南之後有東歐、非洲難民。他們都大多在澳洲站穩陣腳。雖有磨擦及歧視,但大致都能融合。看來澳洲移民政策確有一手。

後記之二:多年冇見難免會回帶,但更多是風花雪月談開心的事。封城完了,大家都想多見面聯絡一下。

Published by Lok

Middle-aged entrepreneur who is always looking for inspirations to create. 中年有機, 好戲在後頭! 小弟一把年齡,驚覺中年先有機,生活無可避免改變,現在誠實面對 。每日繼續打拼,尋找靈感,堅持去創造。

One thought on “一場奇妙的飯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