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應該是這樣的

南半球正在過炎熱的聖誕假期。澳洲暑假一如往常是懶洋洋的,學生們沒有習作,冷氣房打機或補習班。只是無聊地浪費時間,玩呢啲嗰啲,越無聊越好。亦不需要馬爾代夫水清沙幼,或泰國豪華度假村,簡單街坊海灘便可。

喱民介紹澳洲餐酒

我很喜歡喝紅白酒,更熱愛其背後文化。喜歡到儍傻地在自己後園裹種葡萄,當然種得不好,葡萄從來沒有成熟過,酸度高到盲人一嘗都會開眼。正是知道一瓶佳釀滴滴皆辛苦,所以知道自己國家無故給人欺負,出口被瘋狂徵收關稅,浪費了農夫和釀酒師的心血,氣上心頭。所以想介紹一下優秀的澳洲紅白酒給香港朋友,請大家多多支持!

恐怖意外。不要DIY。點解師傅唔除鞋。

喺一個悉尼越南人家庭,在花園燈柱釘上一個牌。一日新抱靠著燈柱借力一手握著,之後呆呆站著,手還沒有放開。奶奶上前問過究竟,捉住新抱上臂,之後又是呆呆站在一起。

澳洲也有類似天王嫂訓練課程

據傳媒報道,在內地有所謂天王嫂訓練課程,培養女仕成為天王明星的太太,或富豪名媛,相信是集中在提升其打扮技巧,談吐禮儀等。接近情節在西方電影有《窈窕淑女》(My Fair Lady)。五十步笑百步,我們可能每天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相對香港,西方教育的胸襟

對於在求學時期或年輕的人,其天賦和反叛程度可以劃上等號。在世俗的眼光中,有時天賦是一種病態,常常幹著奇怪的事。一個社會,尤其是學校環境內對這些個人行為的容忍和胸襟,足以影響這些人的發展,甚至整個地方的文明進步。

好的標準是什麼,港孩的視野

我在中學時覺得所謂好的標準是別人先定下再灌輸的,通常是父母。攞一百分,考第一叫做好,在名校達到這些目標更好。即是在別人走過的路上,向著預設的終點直奔。於是我的求學生涯有如打機過關,被動地在別人設下的棋局內橫沖直撞。

轉入名校,會進步還是原地踏步?

到今天我還是不明白,為求分數的家長為什麼要孩子入精英學校?你是成績一百分才可入讀,在分數上學校已經沒有可以提升你的地方。就算今天流行說甚麼猛人網絡,開眼界,大學校視野等,其實多是自圓其說。